推荐几个直播app

() 苏玖自从领悟了空间之力,对于空间类传送阵法越发的得心应手,没多久一个空间传送阵盘便呈现在了银雪的面前。

银雪看着这阵盘,先是微微露出诧异之色,紧接着又用含有几分打量的眸子扫了苏玖一眼。

“这种阵盘,我倒是不曾见过。”

苏玖嘴角微勾,却是心道,她自己领悟出来的,他见过才是有鬼。

苏玖向半空一抛,阵盘陡然放大,只是与此同时,那乳白色的领域也再次在半空中出现。

银雪看着半空中那片白色的领域,眉眼微深,果然不是那般简单就能让他出去,他就知道这老头子必然留了后手。

阵盘被覆盖于白色领域之后,瞬间失去了其作用,又在半空中变回了其原来的大小飞回了苏玖的手上。

苏玖面上一凛,显然没想到这片白色领域会再次出现。

这时银雪说话了“其实那才是困住我们的主要东西。”苏玖从来没有听过银雪用这样阴沉的表情说过话。

和他相处的几个月来,他总是眼中含媚,眉梢带笑,这样阴晴不定还是第一次。

“你可知道,禁灵领域。”

苏玖眉头一跳,心道这不也是传说中的禁术么。

初夏女生抿嘴卖萌下路上写真

她手中凝结出一团冰灵气“可是我的身体并没有被禁用灵气。”

银雪嘴角一扯“你的身体自然不会被禁用灵气,因为它所禁的都是触碰阵法边缘的灵气。”

倘若是别人,还真的不一定听得懂银雪在说些什么。

但是苏玖却懂了,因为当时她扒着那边缘等求救等了很久,那种身体内有灵气却无法使用的憋屈之感,想必没有人体会的比她更清晰了。

而她那时所处之地便是阵法的边缘。

即使如此苏玖也不是很担心,而是说道“那也无妨,我宗门有善阵之人,我临进来前已经给同门传递了消息,总会有办法的。”

银雪嘴角却是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看来你是真的一点都不了解这个封印之阵。”

苏玖拧眉“不知前辈是什么意思?”

“那个老头子设置的这个封印之地的阵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动一次地点,九州大陆,哪里都可能会出现。而你这次触动了它,却又没有完将其破坏掉,肯定是又跑了,你给你师门留下的线索,他们恐怕不会发生任何的蛛丝马迹。”

苏玖瞳孔微缩,这代表着她如今只能自救了。

对常人来说这个冰室算得上极大,但是对于修士来说却是可以一眼看到头的存在,除了冰床冰雕,最惹人注目的还是要数之前她从里面飞出来的那一潭的潭水了。

不过她刻阵所用的几个月的时间,这个潭水表面居然又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可见这其中的温度到底有多低了。

银雪似是看出了苏玖在想什么。

忍不住嗤笑道“别想了,这里的每一样器物我都研究过,没什么特别的,不过你是阵法师,或许能发现什么也说不定。”

银雪懒洋洋的又躺回了床上,不甚在意的说着,却并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一个金丹期的小修士,任凭她再天才又怎么可能有办法离开那个老混蛋所设置的封印之阵。

只是后来,他的脸简直不要太疼……

而他今日所说的话也终将一语成谶。

苏玖并没有因为银雪的话而放弃寻找线索。

既然房间内没有线索,她打算再去谭底看看。

任何阵法都是有破绽的,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绝对完美的阵法,既然它能够被创作出来,便一定可以解出来。

这是楚洛痕在教她修习阵法时所教她的,她也一直坚信着。

苏玖走到这一方潭水前,单手屈指轻轻敲了敲这上面被冻结的冰,随后只见她手上迅速凝结灵气于其上,用力一阵,这一层冰便快速碎裂了。

看着露出来的潭水,苏玖站在原地凝视了良久。

随即,她转而看向银雪问道“这水应该不是普通的潭水吧。”

银雪眯了眯他那双漂亮的狐狸眼睛“这不是很明显的么,不然我为何要将你丢进去疗伤。”

苏玖目光划过一抹了然,随即一转身,便没入了潭水之中。

她这一离开,便是几个小时。

不得不说,当时她是急于出去,到并没有仔细观测过这水潭,如今开启她的异瞳,竟真的发现了些许不同。

苏玖发现那原本什么都没有的水潭墙壁上面,蓦然出现了一个女子,女子由远及近似是在朝她的方向走来,但苏玖心里清楚这一切不过是一种错觉罢了。

在女子走了一段之后停住了脚步,紧接着墙壁上面又出现了一个水潭,水潭和苏玖所在的水潭竟是一模一样。

女子在水潭外,结了两个手诀,她轻轻的闭上眼睛,嘴里似是在念叨着什么,不多时水潭里的水竟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

最终潭水消失,而谭底出现了一个和之前她所看到的完相反的阵法。苏玖目光微亮,这是出口。

女子似乎感应到了有人在看她一般,她漫不经心的扫了苏玖一眼,身形又渐渐消散。

在水潭墙壁上的画面完消散之际,墙面上又出现了女子施法的一招一式,以及文字说明。

苏玖心中骇然,直接将这一切刻录到了玉简之中,在文字说明的末尾,苏玖才知道了这术法的名字。

“净灵术?”苏玖缓缓念道。

随即,苏玖又沉入了潭水的底端,但这次和之前的不同,她并没有看到任何异样,也没有那画像上所显示的阵法。

莫不是必须要这潭水离了这水潭,它才会显露?

苏玖快速上了岸,紧接着素手一抬,那水潭中的水立刻飞入半空之中,苏玖再往里看去却依然不见阵法的半点踪影。

难道一定要按照那壁画上女子的所为才能开启回去的路么。

潭水落回水潭,溅起层层水花。

便是连一直睡在床上的银雪在听到这一切的时候,都忍不住抬了抬眼皮。

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这和他刚来的时候似乎没什么区别,但是也无妨,疯着疯着便习惯了,他转了个身准备继续睡,任这小丫头胡乱折腾。

却没想到苏玖根本就没有任他继续睡的打算。

“前辈,这水潭里的水到底是什么?”

银雪虽说被封印了万年,但是被封印前其实也不过是个活了五百多岁的小狐狸,这天地间的灵物那么多,也不是它能认得的。

他知道这潭水可以疗伤,也是无意中发现的,他被封印的时候因为被仇人追杀受了重伤,不然也不会被一个老头得逞,封印在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