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让你流连忘返免费

嘭!

大门被人一点都不客气的推开,门框发出不堪重负的震响。来人身穿一身金边纹路的白色长袍,修剪整齐的黑色长发梳理在脑后,一些还搭在了肩膀上。

但配合他那俊朗的长相、肌肉高耸的身躯,长发丝毫不显得秀气,另有几分桀骜张狂的气质。

注视着来人,罗恩翻了个死鱼眼,吐了口烟圈:“少吃点蛋白粉,伤身。”

“嗯???”

李瑞斯克茫然的停下脚步,低头瞅了瞅自己胸肌明显的胸膛,随后大笑道:“看出来了?没错,我实力又变强了!有没有兴趣再和我打一架?”

来者正是堂堂尼伯龙根家族嫡长子,下一代家主继承人,尼伯龙根·李瑞斯克。

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你挤兑人的话,别人听不懂。

罗恩头疼的仰起脑袋,用掌心揉了揉太阳穴:“没兴趣,忙着呢!”

门口两个cp0白西服闻言猛地瞪大了双眼,他们不敢相信,竟然真有人敢和天龙人这么说话。

会死吧?

那可是天龙人啊!

一抹清雅迷人的浅笑

然而……

李瑞斯克不爽的瘪瘪嘴,走过来毫不客气的拿起桌上了酒杯,自顾自倒上坐下:“切,你有什么好忙的?我可是听说你请假才过来找你的。”

说罢,李瑞斯克一脸期待:“来,和我说说,咱们这次算计谁?”

罗恩:“……”

上一次算计蒂奇让李瑞斯克看了一出好戏,虽然事后被罗恩阴了一手强行带走,没看到结尾,不过也勾起了李瑞斯克的兴趣。

这一次得到消息说罗恩在海军大张旗鼓抓捕贼人时请假,李瑞斯克下意识认为罗恩又要算计人了,干脆跑了出来。

但问题在于……

“老子真他么是出来休假的啊!”

“你没看我连军舰都没带吗?!”

罗恩憋屈的咆哮道。

这年头说句实话都没人信了吗?

人与人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切!”

李瑞斯克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看着我的眼睛!”

“干啥?”

罗恩没好气的杵灭雪茄。

“你没发现里面充满智慧吗?还想骗我?!”

“我只看到了眼屎!”

撒谎不是个好习惯,狼来了的故事如果变成羊来了,也他么不是啥好事!

“瞧你,嘴巴那么臭。”

“也就是我脾气好,不然换个天龙人早回去告状了。”

李瑞斯克不以为怒,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的雪茄香气,反手指着墙角一个柜子:“去,把那盒雪茄拿过来。”

“是,大人!”

门口一名白西服恭敬的行礼,走进房门,看了眼柜子,随后拉开抽屉。

罗恩目瞪口呆注视着这一切。

“蜥蜴果实还强化了你的鼻子?”

你丫属狗的吧?

我放抽屉里你都能找到?!

“这是动物系觉醒后的野兽感知……算了,和你们自然系讲不通。”

李瑞斯克鄙夷的看了罗恩一眼,让罗恩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茬。

你这份诡异的骄傲是从何而来?!

到底是天龙人,把话挑明了说……五老星应该有意见吧?

白西服很快端着一个盒子走了过来,李瑞斯克抽出一杆雪茄,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果然是好东西!我在圣地也没见着多少这个等级的雪茄!”

能让堂堂黄金帝派人送来贿赂自己的珍品,李瑞斯克当然不可能见到多少。

天龙人日常花销所使用的天上金,也不过是加盟国负责筹集,那群苦哈哈哪可能比得上坐拥世界20贝利的“黄金帝”?!

点燃后美美的吸了一口,李瑞斯克斜着眼睛扫了罗恩一眼。

“行吧,我退一步行不行?你只要答应我不把我卖了,什么脏活累活交给我就是。”

“等等……听这话的意思,原来你又是偷跑出来的?”

罗恩目瞪口呆。

“废话!圣地发生了盗窃案,谁敢放心这个时候让自家子弟出门?”

李瑞斯克不屑的冷笑。

“虽说被盗走的东西是放在了世界政府大楼,与各个家族天龙人的住宅很远,但毕竟让人潜入了世界的枢纽、政府的中心。”

“如果当时那群人心再大一点,鬼知道会有多少天龙人遭殃!”

“鱼人英雄”费舍尔·泰格当年一场大火解放奴隶,可是让天龙人们记忆犹新。

看看堂吉诃德家族的经历就知道了,天龙人也不是族智商不够,他们很清楚世上“低等种族”对他们的仇恨有多深,也懂得“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道理。

不过听到李瑞斯克这么说,罗恩反倒凝重了起来。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呃,后面半句省略。

他都故意请假了,结果麻烦事还是接踵而至。

这个时候圣地岂止是“戒严”那么简单,李瑞斯克真能瞒过奥瑞克那位枭雄偷跑出圣地?

不一定吧?

结合此前在加菲尔德得到的消息,在看看门口明显是新人的cp0……如果说之前是怀疑,那现在罗恩可以确定。

奥瑞克开始动手了!

李瑞斯克是他故意安排到自己身边,监视自己动向的一员。

至于到底是拉拢还是诛杀,看五老星那边的反应。

双方现在处于试探阶段,五老星要维持天龙人的特权,奥瑞克则自持身份,想逼迫五老星退步。

然而……

关我屁事!

罗恩脑袋里心思电转,迅速理清思路。

不管是奥瑞克还是五老星,现在的政府权力斗争都不是他能够主动干涉的。想要在这种斗争中明哲保身,只需要装聋作哑就行了。

毕竟不管是五老星还是奥瑞克,在一方掌握绝对优势前,他们都不可能对自己等下属进行逼宫,逼迫做选择。

不然,官逼民反,政府必亡!

那绝对是双方都不想看到的结果。

想明白一切,罗恩同情的看了李瑞斯克一眼。

这位惹不起的家伙很明显不是什么玩弄阴谋的料子,被奥瑞克卖的一干二净而不自知。连五老星肯定都清楚奥瑞克在玩弄什么诡计,结果他却一心想来自己这看戏。

和那位素未蒙面的奥瑞克相比,同样是天龙人,还是父子,这智商差距,真的很感人。

被罗恩的眼神看的有些恼怒,李瑞斯克“哼”了一声:“我们讲讲道理罗恩,你欠我人情那么多,你确定要瞒着我吗?”

不管是藤虎上位、决战中引发与百兽海贼团的战争、坑害蒂奇要用的祭品果实,都是自己在替他擦屁股。

否则他哪还能安安静静的坐在这里?

现在却如此推三阻四,要不是看在尼伯龙根家族祖训外加不一定真能打过罗恩的份上,李瑞斯克已经动手了。

“然而……这一次我真是出来休假,顺便寻寻宝。”

罗恩满脸同情的收回视线,从衣兜里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银白色物体。

“看看这个。”

那是他此前在本部黑市上拍下的藏宝图,此前一直没时间。如今奉命散心找不到目的地,罗恩一寻思,干脆去把宝藏挖出来。

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惊喜。

仔细辨认一下上面的内容,李瑞斯克动作一僵,忽然嘴角抽搐:“这么说,我真搞错了?”

好特么丢人!

“不不不,你来得正好,我刚好需要人帮忙!”

罗恩咧嘴笑道:“我对照了一下阿拉巴斯坦的地图,发现宝藏埋藏地由于时间的流逝,已经从一片浅滩变成了沙漠。”

“沙漠那地方你也清楚,一座几十米高的沙丘一场风暴就堆起来了,想要挖出宝藏,需要不少人手。”

说到这,罗恩拍了拍后者的肩膀。

“别的不多说,你出人我出地,见者有份!”

“我不是欠你人情吗?咱俩对半分!”

李瑞斯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