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

重庆多景点引万千游客“打卡”

快讯 http://www.szsxtjd.c

立体的环绕阶梯,溢彩的镜面屋顶,强烈的视觉冲击感扑面而来。 这是今年1月落地重庆的钟书阁书店。因设计仿照山城地势,书店开业仅半月,客流量便突破20万人次,一到周末往往就排长队。 像钟书阁这样的走红景点,正在重庆旅游市场绽放异彩:洪崖洞,依山而

李子坝轻轨站的走红,更让人意想不到。北京游客卢艳认为,轻轨穿楼,从字面上来看就很特别,不仅反映出重庆独特的地形地貌,也折射出重庆人的敢想敢做。

长长的队伍,时常让孔德兰感到头疼。2018年中秋节期间,长江索道智能分流系统上线,游客实名购票及取号后,按号段分时段乘坐索道。“通过智能分流,游客可根据时间自主安排行程,减少原地等候时间。”孔德兰说,索道公司还联合交巡警及旅游执法部门,严厉打击周边票贩子。

“洪崖洞仅仅是晚上的洪崖洞”“拍照的多过看书的”“排队两小时,体验5分钟”……自媒体刷屏在带来游客大军的同时,也在网上留下了毁誉参半的评价。

“在别的地方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景观,很神奇。”“感觉就是不一样,很奇特。”这样的评价,在一些自媒体上持续刷屏。

快速走红的背后,也有一些景点的自身努力——一项项革新措施,慢慢“煲”出了重庆味道。孔德兰认为,走红景点很多是“现象级”。经历过转型阵痛的长江索道,能产生如今的“化学效应”,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共同作用,并不仅仅是“发几个网络小视频”那么简单。

2018年5月启动设计,3个月后占地1500平方米的观景平台投入使用,有旅游大巴落客区、拍摄广场平台区、玻璃栈桥观景区和步行通道,其中拍摄停留区域达840平方米。大气实用之外,还依据“黄金三角”摄影构图原则标注了最佳的拍摄地点——拍摄位置与轨道入口形成33度夹角。

比商品单一更严重的是缺少文化内涵。潘栋看完磁器口景区之后,感觉“也就那么回事”,还好奇“这里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来”。

同样紧张的还有政府部门。2018年“十一”黄金周,洪崖洞游客暴增,交通成了最大的问题。交通管理部门人手不够,渝中区政府便抽调其他部门的人上街增援,疏导交通。时任区文化旅游委副主任郭玉林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仍心有余悸,“10月3日那天,景区爆满,数以万计的游客挤在洪崖洞旁的千厮门大桥和沧白路上,不仅造成交通瘫痪,而且潜藏着较大的安全隐患。”

重庆的这些景点怎么就爆红了呢?

超人气景点的当事人,也在细细琢磨爆红之后的进与退。

2018年5月1日,何永智一早准备到洪崖洞的办公室上班,但她很快发现自己根本到达不了。从工作人员发来的照片里,她看到人流挤满了消防通道,景区电梯被挤得丧失了运载能力,游客只能步行爬楼。这个见惯了商场大风大浪的女强人,突然感到紧张:万一发生踩踏怎么办?

立体的环绕阶梯,溢彩的镜面屋顶,强烈的视觉冲击感扑面而来。

“眼球经济虽然拉动了餐饮和住宿产业,但如果缺乏更深入的内涵、文化的魅力,久而久之可能会产生审美疲劳。” 罗兹柏建议,梳理“网红”景点背后故事、挖掘城市文化内涵,由个别点达到一个系列、类别,实现全域旅游引导,增强旅游者的体验度和美誉度,方为长久之计。

“我们还完善了周边配套设施,对站楼前的岩之魂雕塑进行清洗上色,在周边山体裸露处种植三角梅等植物,让游客能同时看到山、花、江三景交融,感受红岩精神传承。”李霞说。

独特的地形地貌,特别的游览体验,不断完善的旅游配套设施,叠加催生“化学效应”,爆红并非偶然

游客来了,怎样给他们留下好的体验?摆在政府、景点管理者面前的,是一道亟待回答的考题。

对游客而言,景区商品较为单一是不愿消费的重要原因。“这里大部分商店都在卖火锅底料和麻花,比较单一,档次也不高。”在洪崖洞,江苏游客潘栋的购买意愿不强。

怎样给游客留下好的体验?从打造观景平台到上线智能分流系统,政府、景点管理者用力答好考题

行走在园区内,记者也发现,一些特色餐饮和茶品店在门口挂出了“谢绝拍照”的提示,一家茶室门口摆放的“请品茶再参观”的提示牌十分醒目。

2018年9月开始,30辆红色观光巴士穿梭在山城大街小巷,将百余历史文化景点、红色文化景点和“网红”景点循环串联,无缝衔接。

“一夜爆红,催生了洪崖洞的小商铺,火锅底料、麻花、酸辣粉扎堆出现,这些商品附加值低,能代表重庆,但重庆不能仅仅由它们代表。”何永智希望打造专属洪崖洞的文创产品。

像钟书阁这样的走红景点,正在重庆旅游市场绽放异彩:洪崖洞,依山而建的川渝民居,夜晚在灯光的映照下如梦如幻;李子坝,轻轨从大楼底部穿过,如同科幻电影中的奇妙穿越;长江索道,连接渝中半岛与“重庆外滩”南滨路,演绎江上“凌波微步”……

轨道交通李子坝站站长朱然调入站点没几天,就见识了一场客流大高峰。2018年10月3日,李子坝站单日游客量达到5万多人次,创下该站最高纪录。尽管曾在轨道中心枢纽站工作过,朱然还是被吓了一跳。2018年,李子坝站日均客流量逾1.9万人次。“对于一个并非中转站和交通枢纽的常规站点,这样的客流量非常大。”

在赵维立看来,尽管“网红”效应带火了旅游市场,但随着问题相继涌现,作为本地人的他有时也会感到有些丢人。“比如索道门口的票贩子,明明购票很方便,但他们在门口误导游客甚至宰客,影响了重庆的形象。”